降谷叮铃铃铃铃铃铃

“生活是很枯燥的。我的一生就是力求不要在平庸中虚度光阴。”

很久以前的脑洞。
云白,不喜屏下返回。

———————————————————

#像海一样的你



    李白一路跨过的大陆,每一个地方都有留下过他匆匆离开的影子。
    赵云为此嘲讽过他像个逃婚的小姑娘,只是没有遇见过逼他逃婚的人。那个叼着草的人笑了笑打翻了腿边放着的酒壶,搂住边上人的肩膀时坏心眼地用手刮过人下巴。赵云不说话,只是绕过人脑袋请了一记钢嘣后便温柔地环绕住李白的腰。
    [秋天到了。]
    [嗯。]
    秋天意味着年轻的将军要再一次踏上征途,他胡乱地揉了把怀中家伙的头发,眨眨眼睛故作严肃地扳正人身体。[子龙不在的时候,太白可不要跟别人跑了。]那散着酒香的人也故作正经地点点头。[若是有好酒,在下也许真跟别人去了。]
    [你敢。]挑挑眉凑过去标记似的吻住人唇瓣,李白愣了一下附和地迎过去延长了这个让人晕乎乎的吻。酒葫芦里的甘醇一寸一寸渗入土地,秘密花园似的小山丘可以俯瞰整个灯火阑珊的长安城。像龙一样冷静沉稳的蜀陆将军为了这个骄傲洒脱的青莲剑仙在这个梦一样长远无边的长安一连逗留了一个漫长又短暂的夏天。
    [若是想我了,就去看海。]
    [海?]
    [恩。蓝色的,蔚蓝蔚蓝的大海。无边无际,可以让一个悲伤的人永远不会再悲伤。]
    [...]
    [或者...]赵云用手蹭了蹭李白的下巴。[秋征结束,子龙陪你去看海。]
   看无边无际的大海,和我一样的,湛蓝的大海。
    像天空,像水晶,像扫除悲伤的宁静,像眼眸中倒映的星星。
    像海一样的我。
    爱着天空一样的你。

    终究,还是食言了。
    战场上厮杀那么多次,总是带着伤痕和温暖的怀抱回来。赵云的怀抱夹着很淡的薄荷味,李白每次被圈进他怀里都会贪心地吸两口这种让人平静的味道。他相信那个曾为“影子”的将军一定会带着胜利凯旋,陪他喝酒,陪他聊天,陪他看夜空和悠悠的长安城。
    但这次,风带回了他的味道,却再也带不回他正经的微笑和宠溺的怀抱。
    李白眸子里积满了绝望和阴暗,他爱酒,却再也尝不出桃花酿的甘醇,他爱剑,却再也舞不出昔日自由流畅的步调。
    青莲剑仙收拾了他没有叹完的哀伤和来不及流下的眼泪,在一个雾茫茫的凌晨离开了还未睡醒的长安。
    也是那次离开,和再无方向的焦距,让他来到了赵云秋征前提过的大海。
    他说的是对的。那片大海平静,安宁,广阔,和他一样闪着青蓝色的光芒。
    可是,李白笑不出来,那片沉睡着的大海,将他埋没了那么多天的防护敲打,击碎,最后分崩离析。
    大骗子。
    抱头,蹲下,再反应过来已是泪流满面,满嘴苦涩。骗子,大骗子。
    说好秋征结束一起来看海的。说好看着我不让我跟别人走掉的。
    你说大海像天空。可它却封锁着你一样的颜色在沉淀阴霾。
    你说大海像水晶。可它却掩盖你一样的光辉承载无数暴雨和泪水。
    你说大海像眼眸中倒映的星星,可它却像撕裂天空的流星,不问归期。
    你说大海是扫除悲伤的宁静,可以让一个悲伤的人,不再悲伤。
    可它的宁静只会让我越来越绝望。像你一样的颜色,沉静,温柔,但用尽全力捧在手中的,却还是沿着缝隙匆匆流过,走得那么彻底却依旧留下痕迹。
    你教会了我怎么去爱一个人,却没有告诉我怎么去忘记他。
    风在海平面上牵起波纹,然后和天空融化在一起。
    就像天空一样的我,
    爱着像海一样的你。


End.

评论(8)

热度(66)